快狗搬家,“流血”上市

IT界 (4) 2022-04-26 20:06:44

  撰文/ 韩玲  编辑 / 冒诗阳

  4月24日,快狗打车更新港交所招股书,发布了2021年全年的财务数据。作为一家“急于”上市的公司,这算不上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招股书中,快狗披露2021年营收为6.61亿元,净利润为-8.73亿元,亏损额扩大了32.67%。与此同时,快狗打车称,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到2024年将继续亏损。而此前,快狗已累计亏损四年,合计亏损约27.8亿元。

  2020年,滴滴、满帮以及顺丰等品牌相继涌入同城货运赛道,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纷纷打起了价格战,后入局的滴滴货运仅用一年多时间,便夺走了快狗打车用了8年拿到的市场第二的位置。

快狗搬家,“流血”上市 (http://www.hsqixing.com/) IT界 第1张图/视觉中国

  这让本就亏损的快狗打车雪上加霜。就在这轮价格战之后,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已经受到了侵蚀。招股书信息显示,快狗打车在中国内地线上同城物流市场的份额,已从5.5%下滑至3.4%,快狗打车创始人陈小华的“旨在打造的一站式物流平台”梦想受到重创。

  这样的数据表现,让快狗的IPO之路更显坎坷。在快狗身后,58同城正急于孵化一家上市公司。

  2020年58同城从美股摘牌私有化后,公司CEO姚劲波就将58同城旗下几个业务板块拆分,希望能够独立上市。但天鹅到家、安居客均未能顺利上市。

  现在,持续亏损、后劲不足的快狗,能圆了姚劲波IPO的梦吗?

快狗搬家,“流血”上市 (http://www.hsqixing.com/) IT界 第2张图/视觉中国

  IPO前夜,快狗亏损放大

  4月25日,快狗打车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天下》周刊回应称,这次是应港交所要求对招股书进行更新,后续上市相关的动态以港交所披露的消息为准。

  如果快狗打车够成功IPO,其或将抢下“同城货运第一股”的称号。

  实际上,在去年8月,快狗打车便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今年2月,快狗打车已经成功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但在更新的聆讯资料里,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车的业务收入和毛利率也仅仅只能说是平稳,净亏损还在放大。

  直到2021年第四季度,快狗打车依然未能扭转亏损的局面。在这次发布的财务数据中,去年其营收为6.61亿元,同比增长24.72%;净利润为-8.73亿元,亏损额扩大了32.67%。

  请注意,2018-2021年快狗打车的收入是同比增长的态势,从4.53亿元增长至6.61亿元,但亏损局面却未改变,四年分别亏损10.71亿、1.84亿、6.58亿和8.73亿元。对于亏损原因,快狗打车在招股书中称,因为同城物流业务尚处于初期阶段,公司作出了大量投资以推动业务增长,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至少截至2024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持续的亏损与快狗打车多年多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有着重要的关系。为争夺市场份额,快狗打车不得不参与到价格补贴战中,营销费用主要用于用户补贴和广告投放。

  《财经天下》周刊查阅其招股书发现,2021年快狗打车的营销费用突然同比增长超过70%,超过总收入的一半都被用于营销。快狗打车解释称,营销费用的增加是为了获客,扩大平台用户基础。

  然而,效果却并不明显,快狗同期也营收同比增长不到25%。快狗打车寄希望于加大营销力度来实现营收增长,但从财报看,这种方式效果并不显著。

  当快狗打车的营销费用增长迅猛的同时,其研发费用却连年下降,尤其是去年研发费用占据总收入的比重,相较于前几年已经大幅下滑。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快狗打车研发费用分别为7633万元、6460万元、3460万元及3475万元,占总收入的16.8%、11.8%、6.5%及5.3%。

  为了止损,快狗打车曾通过提高对司机抽佣比例的方式实现了毛利率的增长。2018年,快狗打车在内地和海外市场的抽佣率分别为5.8%和4.5%。2020年该数字上升至8.3%和8.2%,甚至在去年前四个月,抽佣率一度达到了11.7%和8.7%。但2021年全年快狗打车的抽佣率出现了大幅下降,仅有2.6%。

  得益于此前的高抽佣率,快狗打车的毛利率从2018年的23%上升至2020年的34.6%,去年前四个月毛利率超过了35%。

  但订单抽成大幅上涨,让很多司机苦不堪言。去年4月到今年3月,快狗打车被交通部、上海交通委等部门约谈了6次,要求降低过高抽成比例,规范自主定价行为,在制定会员费等经营策略时,公开征求司机、行业协会的意见建议,并提前一个月向社会公布。

  一位在快狗平台接单的司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平台对他的抽成是20%,现在对司机没有什么奖励措施。“目前是平台派单,只要在线一般都是有单可接的。”

快狗搬家,“流血”上市 (http://www.hsqixing.com/) IT界 第3张图/视觉中国

  快狗夹缝求生存

  持续亏损的背后,快狗打车生意显然不好做,其市场份额不断受到新旧竞争者的挤压。

  2021年快狗打车共完成2840万份订单,订单量比2020年增加了4.8%,但平台交易总额却不升反降,从去年的26.94亿元小幅下滑至2021年26.77亿元。这背后,国内同城物流已开始“内卷”,快狗并不占优势。

  在招股书中,快狗打车承认业绩的下滑与竞争对手的继续扩张有关。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按2021年交易总额计算,货拉拉市场份额52.8%;紧随其后的是滴滴货运,占据5.5%;快狗打车位列第三,其市场份额从2020年的5.5%下滑至3.2%。

  快狗打车在竞争中并不占优势。

  去年货拉拉曾多次传出上市的消息,但官方并未正面回应。就在本月初,媒体报道称,货拉拉将以10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新融资,将在IPO前寻求约5亿美元的新资金。对此,《财经天下》周刊向货拉拉官方求证,对方称并不了解此事,公司并无具体上市计划和上市时间表。

  截至目前,货拉拉已完成多达7轮融资,累计融资达9.75亿美元,连续的融资使得货拉拉的市值估价增长。相比之下,快狗打车自成立起,总共完成了三轮融资,最近的一次融资是在去年6月,当时拿到了近亿美元的融资。然而,仅靠这几笔融资也难以维持快狗打车后续业务扩展所需的资金。

  快狗打车的另一劲敌滴滴货运。其抱着滴滴的大腿延续了一贯的烧钱风格,在业务上线开始便高额补贴,从其他平台抢走了一大批货运司机。仅上线三个多月,滴滴货运的日订单量就突破了10万。彼时,快狗打车在补贴金额上远不及货拉拉和滴滴货运,这也导致后续快狗打车用户增长明显变缓。

  2021年,快狗打车CEO何松表示,补贴只是一种阶段性战术手段而非长久之计。但去年快狗打车在其营销上的费用大幅增长,其实一部分就是用来补贴。

  就在滴滴进入同城货运赛道四个月后,满帮集团也盯上了该领域。2020年8月,满帮集团收购了省省回头车,以此弥补在同城货运上的短板,同年11月,完成了17亿美金融资,开始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强敌环伺下,快狗打车想要突围而出,尽快上市成为出路。

快狗搬家,“流血”上市 (http://www.hsqixing.com/) IT界 第4张图/视觉中国

  能否顺利上市?

  快狗打车的前身是58速运,2018年改名为快狗打车。快狗打车创始人陈小华解释,改名与公司的战略调整有关,快狗打车要从过去批发市场的小B端走向大众,做面向全城的货运出行。

  但当时,同城货运的C端市场早已经有像货拉拉这样的对手,快狗打车想要从中分一杯羹,难度可想而知。面对如此残酷的市场环境,陈小华曾表示,快狗打车要有“亏两亿美金的决心”,并称“我们没有想过怎么挣钱”。

  如今在看,快狗打车仅在过去四年,就已亏了不止2亿美金,在C端市场却依然未能撼动货拉拉的地位。从公布的招股书可以看到,2021年快狗的企业服务收入占比56.4%,C端市场占比39.1%。快狗仍是一家依赖企业客户的公司。

  靠企业服务的问题在于,这项收入越来越窄。《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2018年-2021年,企业服务每笔订单的平均交易额已从501.3元下降至289.5元。  

  不仅如此,快狗打车的C端平台服务交易总额也出现了下滑。2018年-2021年,公司的平台服务分别促成约3130万笔、3210万笔、2590万笔及2680万笔托运订单,交易总额从30.4亿元降至23.01亿元。

  要知道,快狗打车超过90%的收入来自于企业和平台服务,现在这两项业务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逼迫快狗打车不得不加快推进上市的节奏。在招股书中,快狗打车表示本次上市募资是为了打造“一站式物流平台”,需要借助上市补充资金,以增加用户补贴和广告投放,寻求战略合作等。

  快狗打车上市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公司自身的长远发展。同时,某种程度上它也背负着姚劲波三战冲击资本市场的决心。

  自58同城在纽交所摘牌后,姚劲波就将58同城旗下业务进行分拆,企图再次进入资本市场。遗憾的是,之前独立分拆的天鹅到家、安居客均未能顺利上市。

  如今,流血也要上市的快狗打车能否抢在货拉拉前面,拿下“同城货运第一股”仍然是一个悬念。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