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业已到来的“第四产业”?

IT界 (2) 2022-04-24 15:20:12

  文 / 洪晓文

  随着新一轮科技浪潮席卷全球,科技创新以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广泛投入使用,使得各国传统的经济增长动能、产业变迁逻辑、民生改善思路、社会治理模式等都面临巨大挑战和深刻的调整。近期,由多位长期从事宏观经济、产业政策等不同领域研究的专家学者合力撰写的《第四产业:数据业的未来图景》一书正式出版,针对上述新变化,提出了全新的产业研究理论框架。

  作者认为,在目前的趋势下,现有的三次产业划分理论已经难以适应人类社会发展和产业升级的需要,迫切需要打破传统产业划分理论的原有框架,强调要将数据业作为第四产业纳入产业升级变迁的理论研究框架中。为此,本书把近现代产业变迁的历程放在人类生产力和社会发展的历史中进行重新审视,选择从生产要素这一小角度切入,先是回顾了人类社会从刀耕火种,到农业社会的漫长实践,再到工业社会的钢铁奇迹,以及近一个世纪以来服务业大发展带来层出不穷的新产业和新业态,追问人类社会发展演进背后的“产业密码”和底层逻辑。

  从主流认知来看,农耕经济是对自然生成物的培育和采集,工业经济是加工自然界产物的有形物质生产,服务经济则为派生于有形物质生产活动基础上的无形价值生产。产业的发展变迁伴随着生产方式、主导技术、要素投入、基础设施等的持续演进更替,其中一种产业形态相关变量的“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宏观、中观、微观层面的产业变迁。

  具体而言,宏观层面,主要是引领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的变更,是全要素生产率更高、技术密度更高、产业附加值更高行业成长发展的过程;中观层面,无论是劳动对象还是劳动方式,都存在从自然物向非自然物、有形向无形、物质生产向非物质生产演变的过程;微观层面,主要表现为要素投入结构的变化和组织效率的提升,由传统要素向新兴要素、有形要素向无形要素、“低能量密度”要素向“高能量密度”要素转换的过程。以上种种,引发人类社会从有限供给到无限供给,从旧生产力到新生产力的变化。

  根据这一逻辑,通过分析当前由数据驱动的生产要素、技术、基础设施、生产方式方面的变化,本书认为,“世界经济即将进入新的历史分流节点”,即人类社会将逐渐从工业化向网络化、数字化过渡,人们的物质、精神、行为活动都通过数据这个虚拟事物全面映射,形成了网络空间的虚拟平行世界。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本书为读者充分提供了一个跨领域跨产业比较研究的视角,通过借鉴库兹涅茨产业分类理论,在比较分析信息产业、金融产业、绿色产业等作为第四产业“各个选项”的不足后,从产业演进的递进性、引领性、可区分性、产业有形性四个维度论证数据业是第四产业的最优解,并参照波拉特范式,对数据业进行精准画像,建立了数据业认定、核算的理论框架。

  据相关机构预测,目前,全球数据爆发式增长,数据流增速超过贸易流、商品流和资金流,数据资源迅速累积,2025年全球数据圈预计将增至175ZB,中国的增速最为迅猛,2025年达48.6ZB,占全球总量的27.8%,成为全球最大的数据圈。

  由于数据本身具有商品和工具的双重性质,交易流动是其天然的内在属性。本书建议,要让数据动起来,关键还得“开好门”“铺好路”“分好饼”,通过开放共享、交易流动、建立收益分配制度等方式拓展数据要素配置的范围和边界,打破“数据孤岛”,促进数据要素“聚通用”,更大范围、更深程度地释放数据要素的潜在价值。

  日前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简称《意见》)就对“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提出了具体要求,为促进全国范围内的数据交易流通、打破地区间部门间的数据壁垒“铺好路”,提供了切实的政策支撑。《意见》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建立健全数据安全、权利保护、跨境传输管理、交易流通、开放共享、安全认证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深入开展数据资源调查,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这无疑将有利于我国乘着数据业快速发展、快速繁荣的契机,进一步培育壮大数据市场主体,完善数据要素交易规则,健全数据资源估值定价办法,从而确保数据流通交易高效便捷,扩大数据要素流通交易规模。

  (编辑:杜尚别)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