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
  • 新闻
  • >
  • 国际
  • >
  •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国际 (2) 2021-11-29 14:25:01

  原标题: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美国一些地方开始瞄上了“童工”?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http://www.hsqixing.com/) 国际 第1张▲因疫情造成大量职业女性离职回归家庭,加剧了美国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导致一些州开始打起了“童工”的主意。资料图。图/新华社

  正值美国购物季,但传统“黑色星期五”的火爆场面却没有再现美国市场。数据显示,尽管零售商店的客流量比起去年有所增长,但整体仍不免冷清,甚至拖累了线上销售。与去年遭受疫情影响不同的是,今年这个冷清的“黑五”还叠加了供应链危机。

  造成港口集装箱堆积如山、商超货架空空如也罕见景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劳动力短缺。据报道,在美国,由于劳动力短缺,劳动力市场正在发生变化,甚至开始依赖于一个出人意料的群体——“童工”。而青少年如今也已经成为美国就业人口的最大组成部分之一。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http://www.hsqixing.com/) 国际 第2张▲美国威斯康星州参议员为该州放宽“童工”限制的新法案作解释。图/央视新闻截图

  美国劳动力市场70年来“最紧张”

  事实上,劳动力短缺已经成为美国社会今年以来最热的话题之一。

  此前,当地时间11月15日,华尔街著名投行杰富瑞金融集团首席金融经济学家安妮塔·马克沃斯卡发表报告称,“美国正在进入1950年代以来最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环境,因此明年薪资压力不太可能缓解,即使供应链瓶颈减弱,通胀率仍会保持高位”。

  这个报告的着眼点是说美国的通胀问题,但“劳动力短缺”却成了关键词。与疫情相关的因素压低了美国的劳动力供应,造成了70年来“最紧张”;更有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来,劳动力供应紧张对美国CPI的影响接近1个百分点。

  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人辞掉了工作或者无法重返劳动力市场,其中包括180万名女性。由于托儿所无法提供服务,以及学校实行的关闭措施,很多女性只好留在家中照顾孩子。这是一种结构性变化。而在全球疫情面临大面积反复的过程中,这种情况要持续多长时间,尚不得而知。

  不仅如此,根据卡托研究所的数据,疫情期间美国发放给外国人的工作签证减少了120万个。这也是造成其劳动力短缺的原因之一。特朗普政府时期收紧的外国人工作签证,虽然在拜登时期有所放松,但在疫情持续的状态下,相关限制并没有根本改观。

  10月21日,美联储发表题为《对当前经济形势的评论综述》的褐皮书也指出,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瓶颈正在抑制增速并推高通胀。褐皮书是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形势的概述,根据12个地方联储对当前经济状况的调查总结而成,每年发表8次。在此次发表的褐皮书中,劳动力短缺被提及26次,而在1月的褐皮书中这个数字仅为6次。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http://www.hsqixing.com/) 国际 第3张▲因为“闻所未闻”的劳动力短缺,美国一些地方的麦当劳餐厅开始把用工年龄降低至14岁。图/央视新闻截图

  “你有14岁或15岁的孩子吗?”

  美国一些企业常年利用青少年员工来填补劳动力短缺,比如招聘青少年到麦当劳充当临时工等,虽然不是稀罕事,但专门呼吁十四五岁的青少年前去打工,却并不常见。

  今年9月份,美国俄勒冈州梅德福市一家麦当劳就呼吁十四五岁的孩子前去打工,其所悬挂的一条横幅上醒目地写着:现在招聘14岁至15岁的青少年。

  这家店的店长海瑟·肯尼迪表示,在她家族40年经营麦当劳分店的历史中,这种劳动力短缺的情况“闻所未闻”。起初,她只是尝试通过提高最低时薪来吸引员工,但这并没引起人们足够的兴趣,于是只好降低入职门槛至16岁以下。

  汉堡王等连锁品牌,也曾放出类似告示。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俄亥俄州一家汉堡王餐厅在招牌上写到,“你有14岁或15岁的孩子吗?他们需要工作吗?我们会雇用他们!”

  11月28日,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佛森市副市长萨拉·阿基诺在餐馆兼职以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她的工作包括擦桌子、订房间、叠餐巾及引导顾客就坐等。她说:“我和厨师是搭档,餐馆开门时我们基本上一直都在,除非我必须参加市议会会议。”

  副市长此举可能只是一个噱头,其主要目的还是呼吁大家出来工作,而不是在家里躺平,加剧美国社会劳动力短缺问题。

劳动力短缺达70年之最 美国一些地方瞄上“童工”? (http://www.hsqixing.com/) 国际 第4张▲美国放宽“童工”限制,不仅解决不了劳动力短缺问题,反而招致各方诸多批评。图/央视新闻截图

  “童工”解决不了劳动力短缺问题

  在美国,青少年打工还面临着法律问题。

  根据《美国联邦儿童劳动法》,在6月1日至美国劳动节(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期间,16岁以下的青少年可在早上7点到晚上9点之间工作,其余时间可在早上7点至晚上7点之间工作。

  为此,威斯康星州于10月27日批准了一项新法案,允许14岁至15岁的青少年,在次日有课时,于早6点到晚9点工作;若次日无课,工作时间则是早6点到晚11点。

  比起联邦法律,威斯康星州的新法案,将青少年合法工作时间足足增加了5个小时,确实在向青少年“童工”要时间,企图以此缓解该州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该州参议员玛丽·费尔兹考斯基和众议员劳登贝克在向州劳工和监管改革委员会作证时,都明确表示该法案将在繁忙的夏季帮助小企业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该州餐馆协会也对此表示支持,称延长青少年的工作时间,可以帮助解决餐饮业人员配备问题。

  而10月初,美国俄亥俄州参议员也提交了一项法案,要求增加14岁和15岁青少年的工作时长。在联邦层面,卡车运输公司也将被允许在一个学徒项目中招募最低年龄为18岁的司机。依据目前联邦法律规定,从事该项工作的最低年龄是21岁。

  向青少年要劳动时间,是美国社会文化的体现,他们也鼓励青少年自己出去挣零花钱。但是,企图以降低入职年龄限制、延长青少年工作时间,来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注定不会有太大效果——一方面是史上最大离职潮,另一方面是劳动力短缺创70年之最,疫情叠加社会政策造就的这种结构性矛盾,短期内难以破解。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任孟山(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刘光博

THE END